尽管店外张贴着C3-XR的大幅海报,但北京市东方万泉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店内在售的国六版本车型只有天逸、C5两款产品。其他车型的国六版本均无现车,想选购的消费者还要进店申请并等待。

  2019年12月18日下午,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以下简称FCA)官方宣布,已与标致雪铁龙集团(以下简称PSA)正式签署了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合并协议,规定双方业务以50∶50的比例合并。

  合并消息的公之于众,标志着PSA与FCA正式合并成为全球销量第四的汽车集团。

  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PSA与FCA的合并,与通常情况下汽车企业之间的并购或联盟不同。汽车业独立撰稿人、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直言:“PSA与FCA的携手,更多的是想要在车市寒冬下抱团取暖。”

  在全球汽车行业销量下行的大背景下,PSA和FCA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表现都非常低迷。一边是亟待提振的市场销售信心,一边是急需重新规划梳理的发展路径。在这样的情况下,PSA与FCA合并后的“汽车航母”能否在中国找到方向?下沉中的法系车还能打好“中国牌”吗?

  与FCA合并 PSA能否“苦尽甘来”

  PSA与FCA的合并发生在汽车行业的寒冬中。惠誉评级援引国际汽车制造商协会的数据称,2019年全球汽车销量预计将下降约310万辆,将比2008年金融危机出现的降幅还要猛烈。在2018年全球销量下滑的基础上,今年汽车销量将再下降4%,仅为7750万辆左右,汽车产业正在拖累全球制造业。

  不景气的市场让庞大的汽车集团们难堪重负,“抱团取暖”似乎成为当下最好的选择。事实上,PSA与FCA合并的确能够在短期内帮助双方渡过难关。

  “论体量和发展现状,PSA和FCA都属于全球汽车企业中的‘中等生’,它们的表现都没有那么出色,但是也还没有到生死攸关的境地。”钟师分析说,“因此它们合并的目标是在‘中等成绩’的基础上,减轻发展压力,进一步提升企业利润。”

  在钟师看来,PSA和FCA的合并在短期内能让双方都“尝到甜头”。“在汽车寒冬中,PSA与FCA能够联合采购,联合研发,以此分摊采购供应成本和产品研发经费。”

  在降低整体的研发投入和制造开销后,PSA和FCA能够有更大的空间和能力进行品牌营销、渠道建设等工作。钟师说:“之前PSA和FCA各自为政,结果越战越乱。如今双方携手共进,反而创造了盈利和发展的更大可能性。”

  汽车行业分析师刘志超则从产品和市场层面对PSA和FCA合并一事进行了分析:“FCA在北美及拉美市场的优势刚好补足法系车的短板,而PSA在欧洲第二大车企的地位则也是FCA所艳羡的。两者的合并可以让彼此之间的优势市场进行互补。”

  与此同时,刘志超指出,除了优势市场外,双方在产品线上也有一定的互补性。PSA的品牌矩阵由标致、雪铁龙、DS、欧宝、沃克斯豪尔组成,主打中小型和大众化路线,旗下缺乏高端豪华品牌。而FCA家族拥有的法拉利、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等豪华品牌,刚好为PSA横向铺设多元化产品条线。

  尽管PSA和FCA的合并看起来是门当户对,但是刘志超指出,双方合并的路途并没有那么容易。“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已经是前车之鉴。那么同为世界级汽车集团的PSA与FCA,彼此的合并也需要一个漫长的博弈过程。”

  根据FCA官方消息,拟议的合并预计在12个月至15个月内完成,合并后每年能带来37亿欧元的成本节约。PSA原CEO唐唯实也成为合并后集团的CEO,初始任期为5年。

  “事实上,2014年在PSA上任伊始,唐唯实就提出了要在中国‘重回赛道’。5年过去,与FCA一样,PSA的表现依旧可以用‘糟糕’来形容。”刘志超说,“面对强劲的大众、丰田等竞争对手,甚至现代等韩系品牌,PSA和FCA日趋羸弱。因此想要真正‘苦尽甘来’,双方未来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扩大与东风的合作 PSA开窍了吗

  为了PSA与FCA合并一事的顺利进行,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公司)的“牺牲”颇多,它出售了所持有的部分PSA股权,减持后东风公司持有PSA的股权由12.2%降至9%。

  “基于东风整体战略安排和综合投资收益考量,东风决定减持PSA部分股权,减持后东风在PSA的股东地位和监事会席位不会发生变化。”近日,东风公司战略规划部副总经理吕海涛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东风将持有PSA与FCA合并后的新公司的4.5%股权,成为其第三大股东。

  不过在减持股份的同时,PSA与东风公司的合作范围和时间都被扩大延长。吕海涛表示,双方将延长其合资企业神龙汽车的合作期限。神龙汽车未来将获得PSA在中国的新品牌授权,并将受益于合并后新公司的新技术和知识产权。

  事实上,长安PSA的正式解散,PSA与FCA合并尘埃落定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让人们分外关注神龙汽车的命运和走向。尤其是在东风公司减持PSA部分股权后,“神龙公司或将解散”的传闻甚嚣尘上。随着PSA与东风公司合作的敲定,人们似乎从神龙汽车身上看到了PSA发展的规划和方向。

  2019年12月18日,东风公司发布公告称,已与PSA达成新的协议,将持续深化双方在神龙汽车的合作,包括神龙汽车获得PSA在中国的新品牌授权、延长合资期限、知识产权合作、允许产品适应性改进、加大品牌宣传支持等。

  “在尊重知识产权基础上,由神龙汽车和东风研发中心联合开发中国市场的产品,利用中国资源,开发适合中国用户需求的车型,形成成本竞争力。”吕海涛表示,为了支持神龙汽车的产能利用,神龙汽车还将在成都、武汉工厂投产全球车型产品,并出口到海外市场。此外,PSA方面也会给予神龙汽车财政支持,帮助其实现重振。

  “以PSA为代表的法系车企,本土化的嗅觉和思维都比较弱。”独立汽车产业评论员夏树评价说,“当前中国汽车行业正在引领着世界汽车行业发展,如果法系车企把握不住电动化、智能网联化、智慧城市建设等发展风口,那么将会输在未来发展的起跑线上。”

  PSA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唐唯实表示,PSA未来将会在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和车联网领域发力,研发先进的移动出行解决方案,而在中国市场的神龙汽车将率先“试水”。

  法系车现状令人唏嘘 放弃自负才能重回赛道

  近日,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东方基业国际汽车城内的东方万泉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此时正逢西方的传统节日圣诞节,但是这家东风雪铁龙的4S店内除了无事可做的销售人员外,偌大的展厅里几乎没有看车选车的消费者。

  记者注意到,在东方万泉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外,悬挂着大幅C3-XR车型的宣传广告。于是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与店内的销售人员攀谈起来。销售顾问田浩表示,尽管C3-XR是今年上市的新品,但目前店里在售的国六排放标准车型只有天逸和C5,想要买其他车型的国六版本,只能向厂家申请,消费者需要等待。

  “目前天逸和C5这两款车型的优惠幅度都很大,现金让利都在两万元以上。”田浩说,“最近销量不好,店里的销售顾问也不多。如果需要试驾或者看车,需要提前电话预约,否则店里人手不够会忙不过来的。”

  而在主营东风标致的北京标龙京津汽车销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内,装饰点缀的圣诞树与冷清的销售大厅形成鲜明的对比。“目前在售的国六车型不多,而且都有2万到4万元的优惠。”销售顾问李小海说。

  “其他汽车企业早在2019年年中就完成了‘国五转国六’的产品转型。但是到了年底,在北京市场法系车却仍只有部分国六车型在售。法系车转型速度之慢,实在是令人咂舌。”刘志超直言不讳地说。

  前麦肯锡资深合伙人福斯特在《创造性破坏》一书中指出,破坏就是创造。企业如果想基业长青,只有通过创造性破坏,跨越到第二曲线创新中去。所谓第二曲线创新,即敢于破坏自己的过气业务和过期产品。

  “腾讯的起家业务是PC端的QQ,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腾讯打造了微信;阿里巴巴兴起于To B端业务,但是后来它审时度势推出了To C端的淘宝。”中信证券分析师徐舟说,“法系车曾经因为其法国风情的内外饰和品牌调性风靡欧洲,但是如今汽车行业发生着巨变,法系车必须马上进行创造性破坏,发掘属于自己的‘第二曲线创新’。”

  全球知名信息技术研究和分析公司Gartner日前公布了2020年时代战略技术趋势展望。其中利用AI技术完成一系列指令动作,拥有相互协作能力的智能设备体系出现在了榜单中。而这种自助设备目前也被大量应用在汽车智能网联和无人驾驶领域。

  徐舟指出,法系车想要得到再度的发展和飞跃,就必须紧跟国内的智能网联、无人驾驶和新能源浪潮,快速果断地将大量资源投入到相关领域的研发和制造上。

  夏树直言:“尽管法系车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比较久,但长期以来他们以欧洲市场的销售成绩自居,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在技术和观念上已逐渐落后,更是没有弄清中国汽车市场的发展趋势和消费者的需求。”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法系车在中国水土不服是因为“自我感觉良好”,对待中国市场态度傲慢造成的。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年。相比其他车企,法系车的市场反应最慢,又不愿承认这一点,不愿付出精力去自我改变,这也是法系车近几年在中国市场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

  在夏树看来,当前法系车在产品规划、渠道建设和品牌营销方面都存在着顽疾。想要真正解决这些积累已久的问题,法系车必须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否则在全球汽车行业持续寒冬的情况下,PSA与FCA的报团取暖将会很快“失温”。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